相关文章

医院保洁员收一个药盒赚300元(图)

  下线收购员,负责从每家医院发展“线人”(保洁员)并收购药品包装盒。   与中间人多是亲戚、老乡关系,负责向假药商批发收购来的药品包装盒。一些贵价药药盒批发价高达千余元。   假药商   用买来的药盒制作假药,并通过网络大量出售这些药品牟取暴利,如抗癌药可卖出过万元。   袁野制图   公安部近日指挥全国公安机关开展的打击制售假药犯罪专案集群战役成功收网,破获价值20亿元的假药巨案,而这起巨案起源于浙江金华警方在出租车上查获的一批药盒。   在深入调查后警方发现,处在制售假药整个利益链中最底层的竟然是医院的保洁员,收一药盒能赚300元。   出租车上乘客携700套药盒   义乌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金志茂说,他们认为查清李某购买这些药盒的目的很有必要,所以就采取了欲擒故纵的方法,对这个线索进行了调查。   医院保洁员成收药盒“线人”   警方经过一番调查发现,李某在浙江等地收购药品包装盒、空瓶子已经很多年了,并逐渐形成了一个以他为核心的家庭药品包装回收团伙,这个团伙还发展了下线收购员。   李某和他的家人每个人负责一个医院,在每个医院都安插了线人,这个线人就是医院的保洁员。他们物色三甲医院的保洁人员,通过这些人的工作之便向他们收购各种处方药包装盒。   据介绍,他们收购的主要是抗肿瘤的包装盒。   通过对包装盒流向的调查,警方发现这些药盒通过汇总和分类后主要流向北京的刘某和上海的陈某,而北京的刘某在收集药盒的同时,还通过网络大量出售这些药品。   蒋益群说,收到包装材料的人同时又将大量的药品卖出。按照国家药品管理法,个人是不能销售药品的,从价格上来说也不正常。所以推断这部分收到药盒的人同时在做假药,或者直接接触到这个环节。   收一个药盒能赚300元   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发现活动在北京的刘某团伙生产假药后,假药贩子就在网上发布销售信息。   这些假药做成治疗肿瘤的“美罗华”、“赫赛汀”、“特罗凯”等,这些药在市场上都是上万甚至几万元的处方药。   (本报综合)   假药利益链流程图   最底层:医院保洁员收集药盒,高价卖给中间人   第二层:负责每家医院收购的中间人药盒汇总、分类后流向批发商   第三层:收购包装盒的批发商改批号,换包装,生产假药   第四层:假药商